孤独国国王

初衷

      文/刘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初衷

     寒假归回,收拾屋子。拉开许久未碰的书桌抽屉,里面有一个大盒子,装着我写过的东西的手稿。初高中留下的日记、读书笔记,一本作文本儿,初中写的一本子的诗,高三写了一点儿的童话小说,以及学编导时写的影评。

        记得小学时,爱写东西的初衷,是想成为作家,即使不知道作家的真正意义,因为在孩童时期,小孩子说起自己的伟大理想时,无非就是xx家,或者警察教师护士。莫言小时候,想当作家的初衷是想天天有饺子吃,因为他家穷,他发现市里有个作家顿顿吃饺子。现在想想,真是可笑,其实我并不想成为作家,我只是想要有写作的自由,和一个读得懂的读者,可以是陌生人,可以是我自己。

       我喜欢朗诵。经常参加朗诵和演讲比赛,担任学校的播音员,高中时代,也是担任学校每次活动的主持人,甚至有主持商业活动,取得不错的报酬。我喜欢朗诵没有什么初衷,无非就是独自看书喜欢念出来,现在也是。曾考虑去读播音,不过,最终放弃。之所以放弃,是因为我不愿意把它当成专业去学习,这是个兴趣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编导统考结束后,在老师和同学的建议下,为了高考后我有更多的选择,我交了150元,临时报了播音主持考试。考试前夕,我们一群人在我和周的房间里,喝酒玩笑,我无视了第二天要考播音的事情。次日,闹钟响,我关掉,假装继续梦乡。就这样,我未参加考试,其实,我也没想着去考,相比较之下,我更喜欢编导。我报名的初衷,只为多条路,而我弃考的原因,是我不喜欢那条路。(    现在回想起来,我应该去考的,毕竟交了150大洋,好心疼啊啊啊╯﹏╰)

         大一上学期,我参加了学校朗诵比赛。决赛那天,我一如平常进入学校剧场,才发现其他选手打扮得很隆重,还有化妆。我打量了自己,一条发皱的素色亚麻长裙,一双有点脏的皮鞋,脸色苍白,头发枯燥。坐在我身后的女生,绑马尾,化浓妆,脚踩高跟鞋,精神奕奕,一副胜利者的姿态。我觉得我是乱入的草泥马。比赛过程中,我发现大家选的稿子都关于中国梦,关于爱国理想。他们虚伪地歌颂祖国,扬起一番番激情澎湃。而我这只特立独行的猪,念了一首情诗,普希金的《致凯恩》。(比赛结束后,我发现主题就是中国梦,哈哈)我的初衷,只是纯粹爱诗歌,我还是喜欢自己靠在窗台读书,念出声,无需听众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有段时日,我重读《飘》,还看了电影版。读张爱玲的故事,读《红楼梦》。看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时候,心里一阵痒痒。又看《傲慢与偏见》,达西在雨中对伊丽莎白说:“从今天起我不想和你分开,我爱你!”这么赤裸裸的表白,雌性动物听了,都会心花怒放的。
      我居然带着少女怀春的心思想谈恋爱,被自己吓到,哈哈哈哈哈。凡是读过的文学,看过的电影,听过的音乐,爱情是亘古不变的主题。我被那些爱情主题作品洗脑了,抱着想切身体会文艺作品的初衷,谈了26天不是恋爱的恋爱。最后,于我要求下,终结这没有情感的游戏。首先,我是带有目的的,只为贯彻落实切身体会文艺作品的想法。其次,我不喜欢对方,这很重要。再有,直至今日,我还喜欢初中时,在我抽屉留纸条、放饮料、借我漫画的男生。其实,作为低情商者,我压根就不适合恋爱哈哈哈(宁缺毋滥嘛,其实连滥都没有~)。如此一番,我想象中的美好初恋无疾而终。开始的初衷,结束的理由是一样的,我承认我是自私的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高二暑假我报了编导班,初衷很简单,喜欢电影,喜欢文学,想拍自己的东西。我清楚记得,我爸就问我一句:“你确定你自己喜欢吗?”我很肯定回答“喜欢”,我爸说“喜欢就好”。我如愿报名了。那段时间我可以借着为了考试的名头疯狂看电影,看纪录片。现在,我依然没有改变的我的初衷,我依然想创作出一部自己的作品,无需他人觉得牛逼哄哄,只要自己觉得完美就行。(对,没错,我是万人黑的处女座,嘿嘿~)去年冬天,我去南京艺考,我的初衷是为了南京艺术学院,后来我只是过去打酱油的,借着艺考名义去旅游的。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我爬山跑步,原为锻炼身体,而今,我喜欢上一个人静静爬山,沿河慢跑,可思考亦可静心。之前,我喝黑咖啡是为了消水肿,后来,浓郁的香味让我一发不可收拾。读《红楼梦》,是因为考试,但我最终被曹雪芹的才华所迷住。上课偷看课外书,原是单纯爱阅读,但情况大有不妙,演变为打发听不懂的数学课。(我太对不住数学老师了(>﹏<))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 当我们做许多事情时,我们的初衷也许会发生改变,也许会坚定,也甚至会如尘埃般卑微,消失不见。

   

    不知你的初衷改变多少?你是否为它而奋斗过?或是想想而已。

    改变初衷,是源自内心的呐喊,亦是来自现实的阻挠。

(无聊,突然想写东西,不接电话,不回社交软件消息,不见所有人,呆在屋子)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刘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年1月22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评论(1)